一首情诗:梦见你,又不知你在哪里

2023-11-29 14:27 | 云南生活网

打开衣柜,看见这些裙子、衬衣、牛仔裤,大都是我喜欢的,多年来的收藏。我觉得我一直没变,人事、环境、工作在变,我仍只是我,一个超然于时间的存在,但这些衣服挂在柜子里,如此黯淡、陈旧、悲哀,像一段死去的记忆,告诉我最好的年华已逝,我穿它们的机会不多了。

那年夏天,我说想看看你冬天的样子,你穿一件海蓝T恤,手握方向盘直视前方,想也不想地说冬天就看到了。世上最寻常的东西,原来得之不易,几乎不是得来的。十个冬天过去了,我没有看到你。

打开手机,瞥见邮箱,还会忍不住想:也许哪天突然有你的信。等待某个不可能,但又绝非不可能,而即使发生了也不会怎样的事。在那个故事中,只是等待,一生就过去了,像一张白纸。

——《夏天的回忆》三书

撰文 | 三书

梦见他犹在江水上

张大千《江静潮平图》(局部)

《江南行》

(唐)涨潮

茨菰叶烂别西湾,

莲子花开犹未还。

妾梦不离江水上,

人传郎在凤凰山。

天地逆旅,死生契阔,尤使人感激。相聚总是短暂,倏忽已逝,像做了个梦,留下长长的相思。

一个表达别人只为表达自己的人,是病人;一个表达别人如同表达自己的人,是诗人。古代的君子美人诗,可如此分为两类。比如曹植的情诗,没有几首是真的情诗,他不过借美人相思写自己怀才不遇的幽怨,读多了十分无趣。另有不少诗词,虽是男性作者以女性视角诉说,写的却是真正的情诗,情真,语真,任何时代任何人用心来读,都会觉得写出了自己。

《江南行》即是这样一首诗,我们读的时候,最好忘了作者,这也是诗人的本意,即便是写自身体验,诗人也不等于诗中人,哪怕用第一人称“我”,那个“我”也是抒情我,是经验我的他者,是一个更原型的人,所以才能与天下人为知音。

此诗在《文苑英华》中编入乐府诗,与梁武帝、梁简文帝的同题诗列为一卷。全诗字句清新,风情宛然,扑面而来的南方民歌气息,试读前两句:“茨菰叶烂别西湾,莲子花开犹未还。”仅仅这些植物的名称,便觉亲切可爱,立即唤起我们对生活朴素的美感。茨菰,即慈姑,生长水田中,地下有球茎,可食。莲子花开,即荷花开放,莲还谐音“怜”。

茨菰叶烂,当秋末冬初;莲子花开,在夏始春余。这里不止写时间,离别之久,不是算出来的几个月,而是依依物华,光阴流转,花开花落,良辰美景虚掷的无限惆怅,那种漫长不可以月日计。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ynqb6668@gmail.com | xml地图 | 移动端
郑重声明:云南生活网(www.ynqb.net.cn)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