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鲁斯特《论书籍》

2023-11-29 14:27 | 云南生活网

《阅读的时日》,[法]马塞尔·普鲁斯特 著,魏柯玲 译,商务印书馆2023年9月版。

我毫不怀疑,自己经常谈论的话题,若是交给相关领域的权威来谈,会得到更充分也更真切的解读。我在此处写下的试笔,纯属天性自然流露,而非后天习得的才能;倘若有人指出我因无知犯下的错误,也并非是在针对我本人,因我几乎不能向任何人,包括我自己,保证我的论述定会确凿无误;对这一点,我甚至谈不上满意。如果有人前来寻求知识,怕是找错了地方:我向来不以知识自我标榜。这里悉数是我的幻想,我借此力图呈现的,并非如何去认识事物,而是认识我自己:这些事物,终有一天将被我在无意中领会;又或许从前我曾有所体悟,那时命运曾带我抵达一些地方,一切曾清晰明朗,但我再也无法记起。我是读过一些书,但都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因此,我无法向读者保证任何事,这里所能展现的,只有此刻我的知识累积到了什么程度。我所言说的内容本身不值得期待,重要的是我讲述它们的方式。至于我所引述的格言,读者可以留心我选出的语句,是否能使主旨变得更加鲜明。当我发现自己言语贫乏、才智尚欠,因而无法很好地表达我的思想时,便会请旁人代我表述。我使用引言,重质而不重量。若我只想做出旁征博引的姿态,其数量恐怕至少是现在的两倍。除极少数句子外,它们绝大部分出自古代名家笔下,这些作者无须我介绍,他们早已广为人知。我把其他人的推理和创意移植到我的土壤里,与我的行文融为一体,有时甚至故意隐去原作者的名字,就是为了避免鲁莽冒失之辈对我的作品妄下评断。这类人无论读到什么类型的文章都要大肆批评一番,对那些还在世的、年轻的、不用拉丁语写作的作家更是毫不手软,好像世俗作家就该被所有人议论,世俗作品的立意就一定会很平庸似的。

电影《刺猬的优雅》(2009)剧照。

我希望他们自以为指着鼻子羞辱我时,实际上是在攻击普鲁塔克;还希望他们错把塞涅卡当成我来咒骂从而引火烧身。我要把自己的不足隐藏在先贤的名望里。若有人拥有明晰的洞见、仅凭语言的美和力量便能捕捉到风格上的不同,从而看穿我的把戏,那会令我感到欣喜。我生性健忘,始终没能做到根据出处将引言分门别类。但在衡量过自己的能力后,我很明确地感知到,我的土壤不配开出我移栽在那里的花朵,它们如此馥郁芬芳,即便奉上我曾收获的全部果实都不足以换取。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ynqb6668@gmail.com | xml地图 | 移动端
郑重声明:云南生活网(www.ynqb.net.cn)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