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渐清晰的新疆喀什莫尔寺

2023-03-02 21:30 | 云南生活网

2019年在莫尔寺大佛殿北侧配殿出土的面部石膏佛像,长26.5厘米,宽15厘米。

2019年大佛殿遗址中心大殿出土的石膏佛像的局部,长14厘米,宽13厘米。在莫尔寺出土的石膏佛像均为残片。较大的残片包括头发、脸部、手臂、手掌、腿脚、衣饰等。从这些残片可知,最大的佛像可达2至3倍于真人大小,而较小的则仅高为数十厘米。

莫尔寺遗址考古出土的陶罐。遗址共发掘出1万余件文物,包括各种石器、陶器、骨和木制器具甚至还有棉、麻、毛、丝织物等残片。

图为2019年进行考古发掘时拍摄的莫尔寺遗址区。如果沿着图片上方延伸,很快就可以见到南疆铁路。图的左侧为莫尔佛塔,右侧为方形塔,在两塔之间可以看到发掘出土的I、II号建筑基址,即两处僧舍和大佛殿遗址。

  图为石头城遗址。

  方形塔平面复原示意图

方形塔位于遗址最北端,通过考古发掘发现,该塔砌于一个边长近40米的方形台基之上,台基利用自然台地修整,并沿四周砌筑厚约86厘米的土坯护墙而成,东北面护墙现高仍有约2.3米。考古工作者推测,此塔在台基的中心起土坯塔,平面方形,为多层结构,第一层东北面边长29.2米,其上逐层缩进砌第二、三层等,目前至少还可分辨出4层。

  图为正在进行发掘的莫尔寺双塔考古工地。(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边疆考古是中国考古的重要组成部分。边疆考古成果对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具有重要价值。

莫尔寺遗址是我国西部的大型佛寺遗址之一,始建于公元3世纪前后,是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古代喀什是丝绸之路西出中亚、南亚的交通枢纽,也是印度佛教东传中国的第一站。我国佛教寺院建筑和佛教艺术的发展演变、汉唐等王朝对西域的治理和宗教管理,都可以追溯到这里。

从2019年起,莫尔寺考古纳入了“考古中国”重大项目。经过3年来的考古发现,喀什绿洲考古发掘最大的独立佛教寺院在当年的模样逐步显现出来。

从汉代至清代中晚期,包括新疆天山南北在内的广大区域统称为西域。随着佛教传入,佛教建筑和佛教艺术开始在西域出现。

今天在新疆地区发现的佛教遗迹,可以追溯到东汉时期。根据《法显传》《宋云惠生行记》《大唐西域记》等文献记载,魏晋南北朝至唐代,西域佛教流行,寺塔林立。这些佛教寺院大多已消失,少数保存下来的也只剩下残垣断壁。

那么这些佛教寺院原来是怎样的呢?从2019年起,由中央民族大学与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合作启动的新疆喀什市莫尔寺遗址考古项目虽然只是进行了初步的研判,但已提供了许多重要线索。

佛塔遗址显示出

当年的巍峨壮观景象

今天沿南疆铁路旅行,在即将到达喀什时,可以从车窗清晰地眺望远处大漠中矗立的莫尔寺佛塔遗迹。莫尔寺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地区喀什市东北荒漠中,坐落在天山南麓支脉固玛塔格山东南一处面积约4万平方米的小台地上,是一处由佛塔、佛殿和僧房等遗迹构成的大型佛教寺院遗址,其西、南面为辽阔的恰克马克河冲积平原。

莫尔寺遗址于2001年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引人瞩目的莫尔佛塔就耸立于台地中部西侧约8米高的陡崖边缘。当地人形象地称之为“莫尔”,就是烟囱的意思,也曾因其形似烽燧而误称其为炮台。佛塔是一座覆钵式塔,由方形塔基、圆柱形塔身和上部覆钵型塔顶构成。靠近地面处的塔基边长约12米,佛塔现高约12米。

莫尔佛塔采用了犍陀罗传统的窣堵波样式。整座塔的原表面已全部被风蚀殆尽,所以已无法确定早先覆钵上是否还有宝匣、相轮等设施。覆钵的顶部正中有一个向内凹进的四方形空间,其底部中心有一个较小的方形轴孔直通到塔基处。根据周围地面土质、土色的变化,推测塔基之下还修建有巨大的方形夯土台基。

在莫尔佛塔西北约60米处,还存有一座略呈方形的实心土坯塔,塔顶和四面均已毁坏。考古测量表明,这一实心土坯塔残存部分高约11米,底部边长约21.8至23米。塔底部周围地面有厚度不等的黄土堆积。2021年的考古工作曾对塔底部周围进行部分清理,发现黄土堆积包含大量木屑、楔形木片,靠近地面有很厚的烧灰层,烧灰层下清晰显露出铺砌整齐的土坯结构——这座塔很明显是被烧毁的。考古工作者推断:塔的四壁或顶部原来很可能有木构设施,被火烧后灰烬最先掉落到地面,之后构成塔体的土坯不断散落,覆盖在烧灰层上面,经长期风雨侵蚀形成黄土堆积。正是得益于黄土堆积的保护,底部塔基保存相对完整,由此,可以对塔基相应部位进行初步考古复原。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ynqb6668@gmail.com | xml地图 | 移动端
郑重声明:云南生活网(www.ynqb.net.cn)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