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格威的平衡车尽管看起来确实很酷,却并没有展现出破竹之势,这是为什么呢

2022-11-14 23:06 | 云南生活网

有这样一个科技产品,它是由李嘉诚“唯一的偶像”、“美国现代爱迪生”迪恩·卡门设计,曾一度被市场非常看好,甚至还得到过苹果教父乔布斯的大加赞赏,被乔布斯预测“将会是与个人电脑一样的大买卖”!

然而直到乔布斯去世,这个产品却仍未摆脱“玩具”的宿命。

 

这个产品就是平衡车,由美国一家科技公司发明,然后又被中国两个年轻人收之囊中,却一直掀不起大风大浪。直到今天,它又改头换面,开始与雅迪爱玛争起了市场。

平衡车“鼻祖”的困局

平衡车届的“鼻祖”是一家名叫赛格威(Segway)的公司,这家公司于1991年在美国成立。

2001年时,Segway 的开发者Dean Kamen就曾放出豪言称Segway PT电动平衡代步车将彻底改变城市交通,但是冷酷的现实却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赛格威的平衡车尽管看起来确实很酷,却并没有展现出破竹之势,这是为什么呢?

 

首先就是安全问题,在赛格威的平衡车上出现的事故属实不少,其中最讽刺的莫过于赛格威的一任老板在悬崖边骑着赛格威,结果掉下悬崖的事故。经过警方调查后发现事故原因就是平衡车失控,这也让市场对于赛格威的信任直线下降。

其次,赛格威的定价钱也让很多人望而却步,一台家用级赛格威当时要卖4000美元,而企业级定价更是高达8000美元。

而如此高的定价却并没有给消费者完美的体验,因为赛格威的平衡车体积属实不小,即使是最轻量级的家用赛格威也重达32千克,有半人高,就不用说女性搬不搬得动,这个量级就连成年男性也绝不能说很轻松地搬上搬下。

这三处致命伤直接折断了赛格威在平衡车领域起飞的翅膀。但是与此同时,一家中国企业却后来者居上。

 

3岁的小公司,收购了行业“鼻祖”

这家中国企业就是九号公司,成立于2012年,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并不是什么商界巨鳄,而是两个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机械学院的年轻人——高禄峰和王野。

他们二人最早就是做机器人出身的,但是在赛格威问世后,二人对其惊为天人!经过研究之后发现,整个平衡车赛道中的竞争者并不多,于是便转身投入其中。

当时高禄峰和王野对赛格威的产品做了细致的研究,很快他们也发现了赛格威平衡车的这三大弊端,于是就针对性地推出了重量减轻四分之一、售价仅1万元的同款平衡车。

当年这款平衡车一经问世便迅速受到市场追捧,当年销量超过2万台,远远超过了赛格威。公司创立不过两年,九号公司便在国内实现两亿多营收、四五千万元的净利润。

 

但是尽管国内出行市场一片繁荣,平衡车在其中的定位却很模糊,更由于用户消费习惯和相关道路法规的限制,导致平衡车的发展空间一直十分有限。

于是九号公司便瞄准海外市场,然而“出海之路”也是十分坎坷——2014年9月,赛格威向美国国际贸易中心(ITC)投诉九号等十几家平衡车生产商,自称专利和商标权受侵犯,主张排除令甚至终止令。

受到专利权的阻碍,九号公司又出新招,采取迂回战术,试图向赛格威提出合作,但是没想到的是,赛格威的回应非常出人意料——合作?没兴趣!但你可以考虑考虑把我收购了?

于是,2014年10月,九号机器人向赛格威发出非正式收购要约,随后红杉、小米系资本纷纷入场,2015年4月,九号正式完成了对行业鼻祖的收购,最终交易对价达到6042.1万美元。

 

昔日“新贵”,沦落至跟雅迪爱玛抢市场

收购了赛格威之后的九号成为了平衡车行业的新龙头,但遗憾的是,此后的平衡车产业终究没能像当初预想的那样保持高速增长。

出于安全考虑,在大多数国家平衡车不被允许在公路上行驶,只可以在特定区域通行,拿不到路权,这成为平衡车的硬伤。这样一来,平衡车终究还是个“玩具”,没有让人们购买的“刚需点”。

连续几年营收增长乏力,对于九号公司来说,亟需寻找一个新的营收增长点。

时间来到2019年,当年中国出台了电动车新国标《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GB17761-2018)》,新标中严格限定了电动车的各类指标,包括整车质量、最高速度、是否允许载人等。

 

这个大变动也带来了市场上庞大的换车需求,这无疑为电动车行业带来了一轮利好,也为九号公司入局电动车,发掘第二增长点创造了极好时机。

毕竟,电动车的制造门槛并不高,而九号公司已在科技含量更高的平衡车领域经营多年,把其中的一些智能元素拿出来转嫁到电动车上,看起来就是降维打击了。然而,当九号公司真正入局电动车行业后,才发现自己过去有些天真了。

当年12月17日,九号公司召开了新品发布会,推出了九号电动摩托车E系列以及电动车C系列,起售价分别为4799元和3999元,定位电动车高端市场。但是电动车高端市场一方面空间有限,另一方面也是强敌环伺,尤其是小牛电动车,凭借着先手优势早已打下根基。

九号公司经过几年的努力,如今也仅做到了能跟小牛势均力敌,今年前3季度,九号公司的电动两轮车销量为63.67万台,小牛则是65.01万台。

 

不满足于高端市场,九号公司同时又拓展到了低端电动车市场,2021年,九号推出了电动自行车A系列,起售价低至1999元起,实现高端、低端两头抓。

想法固然是好的,但在低端电动车市场,竞争的残酷程度却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

都说南雅迪、北爱玛,这两家电动车巨头耕耘多年,凭借着成熟的供应链和渠道建设,在成本控制上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凭借规模效应,他们的电动车已经便宜得令人发指。

作为后来者的九号公司,如果不去拼价格,在其它方面的优势并不明显,很难打开局面。如果想通过低价竞争来抢夺市场,则会带来另一个问题——九号本就有限的盈利空间,就会遭到大幅挤压。

更重要的一点是,想要在低端市场做大,那“线下销售”渠道就是重中之重,截止2021年底,九号电动车的线下门店约有1700来家,但雅迪、爱玛的线下店均已过万。

如今,九号公司正在跟雅迪爱玛们血拼线下,而它身上“科技新贵”的光环已在逐渐暗淡,反映在资本市场上,九号公司的股价已经跌到了33元左右,比起一年前的高点70元,已经跌去了超过50%。

 

写在最后: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商业界尤其如此。很多让人看起来眼前一亮的产品,只有经过市场的检验,才能证明你有没有看走眼。

强如乔布斯,也有预测失误的时候,更何况我们。所以,对于创业者来说,一定要警惕对自己“眼光”的过于自信,相信市场,积极试错,才能少走弯路。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ynqb6668@gmail.com | xml地图 | 移动端
郑重声明:云南生活网(www.ynqb.net.cn)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