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中下游地区多个监测点水位超警戒线

2020-07-27 20:43 | 云南生活网

  今年南方的汛期比往年早了些,但人们关注的焦点并不在时间上。

  受强降雨影响,7月23日,综合研判湖北省防汛基本态势后,湖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认为,长江3号洪水正在形成。这与7月17日“2020年长江第2号洪水”仅隔了6天。

  人们常把洪水比作猛兽,在大自然的绝对力量面前,人类应该怀有敬畏之心。受气候和降水影响,进入7月以来,长江流域多省出现汛情,预警不断。

  在7月13日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水利部相关负责人称全国共有433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109条河流发生超保洪水,33条河流发生超历史洪水。目前,长江干流监利以下河段及洞庭湖、鄱阳湖和太湖水位仍处于超警状态。

  据长江水利委员会介绍,17日至19日的强降雨区缓慢东移南压,使乌江、三峡区间、清江、汉江中下游、洞庭湖水系西北部、长江中下游干流附近下起大到暴雨。

  同时,由于上游地区的强降水,四川甘孜、广安以及重庆市于16日不同时间先后发布洪水预警。这让本就洪水汛情不容乐观的湖南、江西等地再次面临防控压力。

  长江水系庞杂,流域广、支流多,受季风影响上游地区集中性降水,雨带徘徊于长江南北两岸,干流容易出现洪水。

  7月20日,淮河干流王家坝时隔13年再次开闸泄洪、7月7日安徽省黄山市歙县因洪涝而推迟高考,这些也让人们对南方洪涝灾害的关注到达新的高度。

  长江中下游地区多个监测点水位超警戒线

  从6月2日开始,南方强降雨一直持续,中央气象台连续36天发布暴雨预警。6月2日到10日区域性暴雨过程持续9天,6月12日到25日的暴雨过程持续时间长达两周。

  这个时期的主雨带西段位置稳定少动,主要集中在贵州、四川、重庆、广西等地,部分地区致灾风险极高。

  而主雨带东段摆动较为频繁,6月10日之前主要集中在华南和江南,6月11日之后北跳至长江中下游、江淮、黄淮南部一带。

  两湖区域处于长江中下游地区,地势低平、排水不畅,加之泥沙淤积排水不畅,导致这些地区洪灾易发。

  最早超过警戒水位的是湖北地区莲花塘站,7月5日水位32.55米,超过警戒水位32.5米,随后螺山、汉口、码头镇、九江等站点先后超过警戒线。

  7月8日10时,干流黄石港站水位达到24.51米,超过警戒水位0.01米。至此,长江干流监利以下江段全线超过警戒水位。

  7月13日、14日告别主雨带后,站点出现短暂的全线回落,但仍然全部高于警戒水位。但在16、17日新一轮降水来临时,监利、莲花塘、螺山等站点再次复涨,防洪形势严峻。

  截至22日,监利、莲花塘和螺山站水位都达到了今年最高。

  鄱阳湖突破有水文记录以来的历史最高值

  作为江西境内赣江、抚河、信江、饶河、修河五大水系汇聚的湖泊,鄱阳湖的调蓄能力在长江流域举足轻重。

  卫星监测显示,鄱阳湖在7月14日主体及附近水域面积达4403平方公里,为十年以来最大,较历史同期平均值偏大25%。

  7月6日,鄱阳湖湖口站水位19.75米,超出警戒水位0.25米;11日21时,鄱阳湖康山站、饶河鄱阳站水位突破1998年历史水位;12日0时,鄱阳湖标志性水文站星子站水位超过1998年历史水位,也标志着我国最大淡水湖水位突破有水文记录以来的历史最高值;12日7时,鄱阳湖棠荫站超历史水位。同日,鄱阳湖湖口站水位也已经接近22.50米的保证水位。(堤防工程所能保证自身安全运行的水位,又称最高防洪水位或危害水位。)

  7月上旬,鄱阳湖全线告急。

  受降水变化影响,鄱阳湖从15日左右开始退水逐渐趋缓。不过截至22日,在江西省重点24个监测站里,鄱阳湖周围的4个站点:星子、鄱阳、永修和湖口的水位仍然超警戒值。其中星子站超警戒水位2.71米。

  鄱阳湖的洪水为何如此严重?

  这和江西的地形有分不开的关系。

  整体来看,江西省的地形南高北低,如同一个整体向鄱阳湖倾斜的巨大盆地,省内五大水系都经过鄱阳湖汇入长江。

  鄱阳湖在洪水期与枯水期的湖体面积相差极大,最低水位时湖体面积仅239平方公里;而最高水位时,湖体面积约4550平方公里。洪水一片,枯水一线。

  正常情况下,鄱阳湖就像是一个超级蓄水池,可以起到调节作用。当长江干流发生洪水时,鄱阳湖要承纳长江洪水倒灌,缓解干流泄洪压力,五大水系也要经鄱阳湖调蓄后才注入长江。

  据统计,经鄱阳湖注入长江的多年平均水量高达1457亿立方米,占长江总水量的15.5%,甚至超过黄河、淮河和海河三河每年水量的总和。

  今年江西部分地区降雨量达以往的3倍以上,持续强降雨让江西境内河流水位暴涨,注入鄱阳湖的流量骤然增加;同时“饱饮洪水”的长江干流水位上涨,部分洪水倒灌鄱阳湖。两项叠加,使得鄱阳湖水位接连“告急”。

  虽然当前鄱阳湖湖区已逐渐出峰缓退,但整体水位仍在高位波动。江西省水文局7月23日12时49分继续发布洪水红色预警,持续重点关注鄱阳湖湖区圩堤防洪安全,加强巡查。

  湖南省洪涝集中在洞庭湖区域

  另一个受洪灾较为严重的是湖南,因为洞庭湖水位上涨,已经给区域内人们带来灾难。

  从17日开始,湖南西北部和北部地区迎来新一波强降雨天气,受长江和澧水来水加大的叠加影响,呈现缓慢回落状态的洞庭湖水位停止回落并开始复涨。

  当前,湘、资水干流水势平稳,澧水、沅水支流不同程度上涨,洞庭湖区水位缓慢上涨。到19日18时,洞庭湖区就有21站水位超警。

  截至7月22日,岳阳站水位34.5米,超警戒水位2米,成为洞庭湖周围站点之最。长江2020年第2号洪水形成后,三峡水库下泄将大幅加大,未来几天,洞庭湖周围多个水位都将呈快速上涨趋势。

  湖南防汛部门提醒,洞庭湖区已经维持半个月的高洪水位,长时间被高洪水位浸泡,堤岸出险等级加大。

  另一超出警戒水位较多的是位于洞庭湖西南的沅江站,7月20日13:00时超出警戒水位1.6米。持续高涨的水位导致多个湖心岛被淹。沅江市莲花岛村是南洞庭湖的一个孤岛渔村,大部分陆地已被湖水吞没。

  洞庭湖曾是我国第一大淡水湖,拥有无边无际的水面。但现在洞庭湖往昔烟波浩渺的身影已不复存在,不但蓄水量减少,湖泊本身也萎缩成三部分。

  这其中除了自然环境导致的泥沙淤积外,当地群众日复一日的围湖造田活动,也是洞庭湖萎缩的重大因素。

  与山与水争夺空间导致湖泊蓄洪调水能力下降,洪灾泛滥。虽然近些年来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施行退耕还湖的政策,但对于已经萎缩的湖泊而言,这一政策真正发挥作用,还需要时间。

  洪灾造成800多亿经济损失

  据应急管理部统计,截至7月12日,共计27省(区、市)累计3789万人次受灾、224.6万人次紧急转移安置、125.8万人次需紧急生活救助,2.8万间房屋倒塌,农作物受灾面积3532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822.3亿元。

  目前,财政部、应急管理部已累计下拨中央补助资金17.55亿元,会同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已累计调拨中央救灾物资9.3万件,用于支持受灾地区抗洪抢险救灾工作。

  今年的洪水是天灾,但人为因素也在推波助澜。

  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万艳华曾表示,人类对水天然具有依赖性。问题在于,古代人少,生态环境破坏没现在这么严重,气候变化也没现在这么剧烈,逐水而居在那时没有什么问题。而现在城镇化发展太快,人类向湖、滩要地过多,行洪道被挤占,一遇洪水也就容易成灾。

  人类需要发展,需要与大自然学会共处,要善于把洪水“化害为利”,需要建立新型的“人水关系”。

  单纯防御不是办法,要留有充足的行洪空间,不是简单地建造一个30年一遇防洪堤,或50年一遇防洪堤就可以的。

  从全国24小时降水量预报看,长江上中游强降水区域与前期重叠,中下游干流高水位或将持续,长江下游干流将有明显涨水过程,湖北、安徽、江苏等地洪涝灾害风险依旧较高。

  防控形势仍然严峻不可松懈。

  参考资料:《鄱阳湖抗洪形势严峻 专家:要警惕中小型堤坝》李司坤、倪浩、马俊

  《这一轮南方洪水何以屡屡“突破历史极值”?》肖隆平、龚正杨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ynqb6668@gmail.com | xml地图 | 移动端
郑重声明:云南生活网(www.ynqb.net.cn)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