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水陆两栖飞机“鲲龙”成功实现海上首飞

2020-07-26 17:04 | 云南生活网

  今天上午,山东青岛团岛附近海域,由我国自主研制的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在碧海蓝天的见证下,驭风入海,踏浪腾空,成功实现海上首飞。这是AG600飞机继2017年陆上首飞、2018年水上首飞之后实现的第三次首飞,为下一步飞机进行海上科研试飞及飞机相关性能验证奠定了基础。

  首飞前,中国民航局适航司司长徐超群向AG600现场总指挥、航空工业通飞董事长白小刚颁发了特许飞行证。随后,AG600项目现场副总指挥赵静波向AG600项目行政总指挥卢广山报告首飞准备情况并申请放飞。卢广山下令:“按计划执行!”

  约9时28分,由机长赵生、副驾驶刘汝钦、机械师魏鹏和监控观察员焦连跃组成的首飞机组,按预定科目,驾驶AG600飞机从山东日照山字河机场滑行起飞,在空中飞行约28分钟后顺利抵达山东青岛团岛附近海域。

  抟风九万丈,击水三千里。只见远处水天相连处,AG600如一只矫健、洁白的海鸥,穿云破雾而来,转瞬即进入视野所及海域,10时14分,轻盈入水,平稳地贴着海面滑行,激起朵朵浪花。回转、调整方向、加速、机头昂起……一气呵成。10时18分,AG600宛如一条东方巨龙,再次迎浪腾空,直插云霄,圆满完成海上起飞。

  在安全飞行约31分钟,完成一系列既定试飞科目后,AG600飞机于10时49分顺利返回日照,降落在山字河机场,成功完成首次海上飞行试验任务,型号研制取得重大进展。

  伴随着《歌唱祖国》的激昂旋律,AG600飞机通过气势恢弘的水门回到主席台前。机长赵生报告顺利完成首次海上起降科研试飞任务。

  作为我国“大飞机家族”之一的大型水陆两栖飞机AG600, 是为满足森林灭火和水上救援的迫切需要首次研制的大型特种用途民用飞机,是国家应急救援体系建设急需的重大航空装备。

  AG600飞机按照“水陆两栖、一机多型”的设计思路研制,其最大特点是既能在陆地上起降,又能在水面上起降。AG600可在水源与火场之间多次往返投水灭火,既可在水面汲水,也可在陆地机场注水,可最多载水12吨,单次投水救火面积可达4000余平方米。

  AG600拥有高抗浪船体设计,除了水面低空搜索外,还可在水面停泊实施救援行动,水上应急救援一次可救护50名遇险人员。在满足森林灭火、水上救援等要求的同时,可根据用户的需要加改装必要的设备,满足其他特殊任务需要。

  据介绍,AG600项目于2009年9月5日正式启动。2017年12月24日,在广东珠海金湾机场成功实现陆上首飞;2018年10月20日,在湖北荆门漳河机场完成水上首飞。为验证AG600飞机海上特性,在成功完成水上首飞后,2019年全面开展了科研试飞及试飞员改装培训等一系列工作。

  2020年是AG600项目研制的攻坚年,也是实现项目总目标的关键年。AG600研制全线克服疫情影响,紧盯年度研制目标,严格按照疫情防控的要求,在广东省珠海市、湖北省荆门市、山东省青岛市和日照市等当地政府和有关方面的大力支持下,采取“点对点”包车的形式,保证多支队伍顺利奔赴科研试飞及海上首飞试验现场,全力保障了AG600飞机海上首飞任务的圆满完成。

    解密:

  都是水上飞,海上首飞和水上首飞有啥不同?

  7月26日,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在山东青岛团岛机场成功实现海上首飞,这是继2017年陆上首飞、2018年水上首飞成功之后,项目研制取得的又一重大突破。

  从陆上到内湖再到海上,AG600飞机完美诠释了“水陆两栖”的特点,这艘“会游泳的飞机”“会飞的船”实现了人类自古以来“飞天入海”的梦想。

  AG600飞机是为满足我国森林灭火和水上救援的迫切需要,首次按照中国民航适航规章要求研制的大型特种用途飞机,是国家应急救援体系建设急需的重大航空装备。对于具有海上救援等功能的AG600飞机来说,实现海上首飞,初步验证飞机适海性,探索海上试飞技术和试飞方法,为后续开展海上科研试飞,测试飞机海上抗浪性、操控特性、结构与系统的工作特性奠定了基础。

  AG600飞机具有“水陆两栖、一机多型”多用途的特殊性,决定了其有着与其他陆基飞机不同的三次首飞。水上首飞和海上首飞究竟有什么不同呢?

  据介绍,两次首飞的“水”不同。本次海上首飞的地点在山东青岛团岛附近海域,相较于内陆水面环境,有三方面不同,且将对飞机的试飞工作带来难度。

  首先,水的盐度不同。水上首飞选择在湖面进行,湖泊中是天然淡水,水分盐度相对较低;而海洋环境对于试验机的防腐蚀要求更高。

  第二,密度不同。海水密度大,湖水密度小,飞机在水中受到的浮力和起飞时需要克服水的“粘性”也会有差异。而这种差异在飞机高速滑行时会更加明显,尤其在降落时,在同等飞行条件(飞行重量、飞行姿态、飞行速度、下降率等相同)下,海水密度大2.5%,飞机在海面降落时,海水对飞机的反作用力相对湖水要大,这种差异会让飞行员觉得比淡水水面“偏硬”一些。

  第三,波浪不一样。内陆湖面一般是由风形成的风浪,是短碎波浪,浪高相对较小,且波浪传播方向一般与风向一致,飞机在湖上起降时,一般选择迎风迎浪起降。俗话说“海上无风三尺浪”,海面上波浪类型多(由风形成的风浪、水下的整体运动形成的涌浪、大型船行波等),浪高大、能量大,不同类型波浪可能同时存在,而且传播方向不一致。同时,海面还伴有洋流和风等,会使得飞行环境变得更加复杂。

  此外,两次水上首飞中,飞行员的视觉感受和操纵要求不同。

  一方面,海面较湖面更为开阔,飞行员在降落时选择参考点不如湖面容易。

  另一方面,海面环境较湖面环境相对复杂,试飞过程中需要全面考虑风向、风速、洋流和浪涌,以及高温、高湿、高盐环境的综合影响;海上起降对飞机的波浪海面滑行稳定性、操纵特性、抗浪性、喷溅特性、防腐特性等要求更高,对飞行员的专业操作要求也更为严苛,相对应的海上试飞保障也更为复杂。

  两次水上首飞中,飞机的使用环境不同。此次海上首飞虽然也是在水面飞,但海面与内陆湖面存在很大的差异,对飞机的各项性能考验更大。

  其一,对飞机试飞验证的内容不同。湖面风浪浪高小、能量小,水上首飞主要是验证飞机各系统在水面的工作情况,并初步检查飞机水面起降操稳特性及性能,为后续飞机用于森林灭火和自然灾害防治体系建设提供支持。飞机在加速滑行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产生喷溅,若要在“波浪汹涌”的海面起降,喷溅会变得更加严重,可能造成襟翼、螺旋桨等结构部件发生变形甚至损坏。但AG600飞机采用V型船体、加装抑波槽和导流板等措施,有效地抑制了喷溅,对进入抑波槽的水流进行了控制,有效降低了喷溅高度和减弱了喷溅冲击能量,保障了飞机在波浪海面上的起降安全。海上首飞是重点检验飞机喷溅特性、抗浪性、加速特性和水面操纵特性,检查飞机各系统在海洋环境中的工作情况,并收集海上飞行数据,为后续相关工作提供支撑。

  其二,飞机着水、起飞环境不同。飞机在陆上起飞和降落时依托坚硬平滑的跑道,飞机依靠有缓冲作用的起落架系统,相对来说对飞机的安全是更有保障的。而水上首飞和海上首飞都包括飞机“从空中降落到湖面或海面”和“从湖面或海面加速滑行升入空中”这两个阶段。

  尤其是海面起降过程中,由于浪涌的波动起伏更大,更容易导致飞机发生上下颠簸和摇摆,专业术语叫“纵摇”。如果纵摇发散,飞机就会像海豚一样上蹿下跳,也就是所谓的“海豚跳”,严重的话飞机会失控,一头钻进水里。另外海水的密度大约是空气的800倍,飞机在水上起飞时要想加速到离水速度,飞机的水动阻力特性就要设计得比较好,尽可能降低阻力系数,要使飞机在通过阻力峰时仍具有足够的加速度,以保证飞机短时间内加速到离水速度起飞。海水密度和内里湖水密度的差异在这里也体现的比较明显。

  无论是陆上首飞、水上首飞还是海上首飞,都是AG600从图纸变成试验机、由试验机走向客户市场的必经之路,都是为验证飞机的不同飞行特性,确保飞机性能实现、安全可靠的关键性飞行试验科目。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ynqb6668@gmail.com | xml地图 | 移动端
郑重声明:云南生活网(www.ynqb.net.cn)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