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走向世界不宜操之过急

2020-07-26 16:54 | 云南生活网

  “武汉是最安全的城市。”

  “来武汉不需要犹豫。”

  “治愈者不用太焦虑。”

  “绝大部分治愈患者一般沒有后遗症;有也会很快恢复。”

  7月23日~24日,与武汉“肝胆相照”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又回到了他的“第二故乡”。

  24日下午,接诊了10余位新冠肺炎治愈者后,张伯礼受聘为“长江日报长江健康顾问团顾问”,他在接受长江日报独家采访时,拿到报道过他的《长江日报》表示:很珍贵,要珍藏起来。

  治愈者不用太焦虑,绝大多数人的后遗症一年左右恢复

  长江日报:新冠肺炎治愈者的愈后问题,大家都很关心,这个问题突出吗?对于康复,您采用的是纯中医方法还是中西医结合?

  张伯礼:

  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调查和研究病人的康复问题。因为我们对这个病毒开始了解还不到半年时间,对它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完全掌握。它的急性期愈后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恢复期的都有什么表现?远期愈后到底怎么样,我们还不清楚。所以,我们希望通过查看第一手资料来对它更深入更全面地了解。

张伯礼院士为新冠肺炎感染后康复的武汉医护人员坐诊。 张伯礼院士为新冠肺炎感染后康复的武汉医护人员坐诊。 

  

  7月24日下午我看了十多个病人后,应该说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原来我认为轻症治愈的人基本没有后遗症,但现在看还是有一些的。而重症病人治愈后,原来我们更关注是躯体伤害,现在看心理伤害也应该给予同样的关注。

  这种焦虑和不安,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此外,少数愈后患者的免疫功能,还有肺、心脏、肾脏的功能等都有可能有一些需要康复,这些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所以这个课题我们会跟踪到底。在这里也要呼吁全社会关注新冠肺炎病人的愈后康复的问题。

  但从整体来看,绝大部分治愈患者一般沒有后遗症。有后遗症者也会很快康复;少数人的后遗症较多或者复杂,需要的时间可能长些,按照现在恢复速度估计,可能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完全恢复,例如肺部纤维化、肾脏功能损伤等这样的问题。

  所以我也要呼吁一下新冠肺炎治愈者有后遗症的患者不要太着急和焦虑,千万别背着很重的精神负担,要解脱出来,积极配合康复治疗。

  对于治疗问题,我们主要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有些患者需要用一些西药,或者一些灸法、贴敷或物理疗法。但我开的更多的是中药和中成药,也让患者配合一些像太极、八段锦这样的体疗,以及呼吸训练。

  需要特别提醒的是,因为肺部刚刚修复,今冬明秋注意不要再感冒,避免呼吸系统的损伤。

  感觉武汉是第二故乡,武汉人的卫生习惯保持得非常好

  长江日报:张院士是个重感情的人,在全国两会和接受央视采访时,谈到武汉抗疫经历,您曾两次流泪,现在感触还是这么深吗?

  张伯礼:

  经过几个月在武汉的抗疫,我对武汉确实留下了深厚的感情。武汉人民确实是英雄的人民,武汉人民对全国的抗疫作出了重大贡献。全国新冠肺炎感染者的死亡率是5.5%左右,但如果不算湖北省,全国的这个数字是0.9%左右,从这个数据你就能知道湖北武汉人民作出了多大贡献。

  经过这样的生死情谊,我现在看新闻,只要看到“武汉”两个字,就特别关注,真是有种“第二故乡”的感觉。

  有人问我现在的武汉怎么样,我说现在才是真实的武汉。别看车子不如原来快了,但是我们就愿意过这样真实的、正常的生活。那时候冷冷清清,车是快了,但是人气没了,那是不正常的。

  我们当时的工作就是为了今天。这是我这次来武汉第一个觉得非常好的地方。第二我感到非常好的是,武汉市民没有因为现在逐渐恢复正常就放松了。我看到医院也好,商店也好,还有我住的宾馆也好,绝大部分人都带着口罩,这样非常好。

    已有约10个国家接受连花清瘟胶囊,中医药走向世界不宜操之过急

  长江日报:中医药在新冠肺炎救治中发挥的作用,让很多人对它有了全新的认识,这是否为中医药发展创造了一个黄金机遇期?

  张伯礼:在这次疫情中,中医药是被放在了一个焦点位置,所以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但在平时大家不关注,中医药对慢病、常见病甚至一些其他急性病同样也是有较好的疗效。

  对于这个新的病毒,我们没有特效药,没有疫苗。该怎么办,大家都很焦虑、都很关注。大家这才看到中医确实是有效的,无论是对于早期的患者,对于重症的患者,还是对于康复的患者,采用中西医结合方法治疗都很有效,所以习近平总书记才会说“中医药发挥了重要作用”。

张伯礼院士为新冠肺炎感染后康复的武汉医护人员坐诊。 张伯礼院士为新冠肺炎感染后康复的武汉医护人员坐诊。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让中医药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对于从事中医药事业的人来说,要珍惜这次机会,加强经验总结和行业交流,该总结的总结,该传承的传承,该发扬的发扬,让经验储备更充足,从而给患者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和疗效,不辜负全国人民对中医药的期望。

  长江日报:世界疫情形势依然严峻,您也经常向海外分享中国药方,中医药在海外抗疫中接受度高吗?

  张伯礼:

  现在国外同行很关注中医药到底效果怎么样。像连花清瘟胶囊,现在已经有约十个国家把它作为治疗药、辅助治疗药或者是保健药等,这些国家基本都能买到。而在短短几个月前,是一个国家都没有。

  此外,我们和欧洲以及美国的一些大学在进行联合研究,看看我们中药、中成药对新冠病毒的作用机理是什么。前天晚上,我们得到一个最新消息,天津中医药大学和美国南加州大学的合作,已经通过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宣肺败毒颗粒做为IND,在美国可以进行临床试验。

  但中医药走向世界的问题,我觉得不能操之过急,应该顺其自然。我的意思是,基点在家,首先应该把国内的事做好,把我们的经验总结好,把药研发好,把中国的老百姓照顾好。

  国外有需求,我们有条件,可以考虑分享。这也就是我结束武汉抗疫返回天津后,进行了四五十多场对外经验分享的原因。只要你需要,我们就力所能及的帮你,但我并不强求。关键还要要做好自己的基础功课,把国内事做好,这是最根本的。

  我们要热爱自己的文化,有两套医学体系服务是一种福气

  长江日报:网络上对于中医以及您本人,还是有一些不同的声音,您会如何回应?

  张伯礼: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要学会包容。对于不相信中医药的,我们要更加努力做好工作,用过硬的数据来彰显疗效,让人信服。对于故意抹黑抵毁中医药的应该据理反驳。

  我们应该要有文化自信。中医药几千年来为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作出了重要贡献,而西医发展至今也不过才一二百年。其实,对于很多疾病,中医西医各有长处,现在我们有两套医学体系给中国人民服务,应该是一种福气。

张伯礼院士在武汉市中医医院,参加天津中医药大学教学院区的签约暨授牌仪式。张伯礼院士在武汉市中医医院,参加天津中医药大学教学院区的签约暨授牌仪式。

  

  同时,中医讲求辩证论治,证变治也变。它在发展过程中和西医一样在不断与时俱进。中医并不是落后的代名词,相反很多中医理念还相当超前,如人与自然要和谐、整体观念、辨证论治的个体化治疗、养生保健的预防思想、复方药物等。

  我们要能守正创新,把中医的精华守住,同时要不断赋予它新时代的科学内涵,要能更好的用现在的语言来解释中医的科学原理,让更多人接受他。

  我在给天津的大中小学生讲开学第一课时说到,通过这次疫情我们看到中国共产党的人民至上的理念,是实实在在的践行。治疗了3000多名80岁以上的老人,还治疗了7个百岁以上老人,并且都是政府在买单。我们国家说把人民放在心上,不是一个口号,而是实在的行动。

  通过和某些西方老是喊“人权至上”的国家比较,比出了我们的制度优势。通过普通群众表现比较,也看到我国人民齐心协力,共克时艰的奉献牺牲精神!这也是我国在较短时间控制了疫情蔓延的重要原因。

  普通百姓都如此作为,对于受教育更多的知识分子,应该更有家国情怀,面对事实,应该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一个人要热爱自己的国家,热爱自己的民族,热爱自己的文化,这是自己的根。如果你把根都丢了,谁也不会真正尊重你,无论在国内外都是如此。

  长江日报:很多专家说,武汉现在是最安全的城市,您怎么看?来武汉需要犹豫吗?

  张伯礼:

  不需要犹豫,我这次来没有任何犹豫。如果我没记错,“武汉是最安全的城市”这句话是我在今年4月份说的。现在我依然还会这么说。但是,我们千万别因为这句话而放松了警惕。现在还没到完全脱离口罩的时候,还要坚持。

  当然,大热天的在马路上,在室外人少的地方可以不戴,但是要把口罩准备好,人一旦多了,就赶紧戴起来。武汉这点做的非常好,应该坚持。

  不过,我认为以后再发生疫情像武汉这种大规模爆发的可能性应该不是很大,常态防控下可能是多地散发和小规模群体爆发,类似北京新发地这样的情况。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ynqb6668@gmail.com | xml地图 | 移动端
郑重声明:云南生活网(www.ynqb.net.cn)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