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却遭经济学家狂怼,宁德时代做了什么?

2023-01-11 18:58 | 云南生活网

宁德时代又被骂上热搜。

经济学家任泽平发文称,天下苦宁王久矣,直指宁德时代垄断动力电池行业,扰乱正常的市场竞争。

这篇千余字的小作文,句句诛心。任泽平也没有给宁德时代留情面,炮轰宁德时代丝毫没有“做老大”的样子,还打压竞争对手,胁迫车企,挤压上下游利润。

而且“恃强凌弱,德不配位”的评价,更是将宁德时代推至风口浪尖。

来源:任泽平微博

相应地,宁德时代股价也有了反应,截至发稿,股价微跌0.26%。

新能源汽车时代,宁德时代占据毫无争议的霸主地位。去年11月,宁王的市场占有率突破了40%,可以说是独占鳌头。

如今却遭经济学家狂怼,宁德时代做了什么?

01 实力网红经济学家

了解这起热搜事件前,先认识下任泽平。

他是全网坐拥千万粉丝的网红经济学家,曾经年薪千万的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经济研究院院长,也是国内金融圈著名分析师,大名鼎鼎的"5000点先生"。

任泽平祖籍山东枣庄,2007年从人大经济学博士毕业后入职国信证券,担任宏观分析师。两年后加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这或许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一份工作,但任泽平仅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待了5年,便决定“下海”。

来源:任泽平微博

2014年,任泽平入职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担任首席宏观分析师、董事总经理。而国泰君安也成了任泽平的发迹之地。

当年9月,任泽平在一份报告中大胆预测点位,称“牛市将至,5000点不是梦”。

而当时的沪指仅在2300点左右徘徊,任泽平这份报告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多大关注,也没有溅起多少水花。但就在两个月后,A股开始冲刺。2015年6月,上证指数突破5000点。

来源:任泽平微博

“5000点”也成为任泽平的第一个标签,不过任泽平并没有在国泰君安久留,入职两年后便离开,投身了方正证券,有媒体报道称,任泽平是方正证券董事长以高薪亲自挖来的。

然而这一次任泽平同样没有在方正扎根,2017年11月其宣布从方正证券离职,并表示"因个人职业规划,转型做智库和实业研究"。

任泽平的新下家正是当时发展如日中天的恒大集团,从方正证券离职仅一个月的任泽平出现在了当年恒大集团的内部会议上。彼时还是中国首富的许家印,称任泽平将对恒大集团的宏观经济分析带来很大帮助,并为其开出了高达1500万人民币的年薪

加入恒大后的任泽平对房地产市场做了一系列预测,并出版发表了《新周期》理论一书,认为中国经济在2017年后进入新一轮周期。

来源:豆瓣

2021年3月,在恒大入职三年后,任泽平再度选择离开,回归证券行业。然而令人不解的是,离开恒大仅一月后,任泽平在公开场合就背刺了老东家,表示“房地产是中国最坚硬的泡沫”。

同一时间,恒大集团遭遇流动性压力,网友戏称任泽平是“提前跑路”。

如今重回券商行业的任泽平开始运营自媒体平台,其抖音和微博粉丝都超百万。那么任泽平此次又为何炮轰宁德时代

来源:任泽平微博

他在千字小作文中表示,是为新能源行业鼓呼,为市场经济长期健康发展考虑,希望龙头企业可以担负起新能源换道超车的重任,一言一语都是大道理。

任泽平在文中称,新能源行业"天下苦宁王久矣",既是行业长期的普遍苦衷和不满,也是宁德时代从早期行业的创新者、引领者、贡献者到后期的垄断者和市场公平竞争生态的破坏者的转变过程。

并认为宁德时代有如今的行业地位是“贪天之功”,而不是“赌性坚强”的结果。

02 宁德时代狂飙背后

那么宁德时代是否真如任泽平所言,恶意打压竞争对手涉嫌垄断和不正当竞争?

事实上,这并不是第一次有人指责宁王“店大欺客”,此前宁德时代和中创新航的动力电池专利诉讼大战,就因高额索赔金额备受关注。

来源:宁德时代

2021年7月,宁德时代对中创新航发起专利诉讼,要求对方赔偿金额1.85亿元,一年后宁王将索赔金额提高至5.18亿元

彼时正值中创新航港股IPO的关键时期,如此高昂的索赔金额,不少人开始猜测,这一高额诉讼背后,是否有施压中创新航的嫌疑。

宁德时代起诉中创新航侵权专利共计5项。其中,国家知识产权局对“防爆装置”专利认定为“维持专利权有效”,“集流构件和电池”认定为“专利权部分有效”。

此外,中创新航已撤回对于“动力电池顶盖结构及动力电池”专利的无效申请。

去年11月底,双方持续一年多的专利大战迎来阶段性结果,中创新航发布公告称,公司已收到福州中院作出的《民事判决书》。根据判决书,中创新航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销售侵害宁德时代发明专利权的产品“集流构件和电池”。

来源:中创新航

此外还需赔偿宁德时代的经济损失263.25万元,支付发明专利临时保护期费用12.75万元,以及合理支出20万元,赔偿金共计300万元

与此同时,宁德时代和中航锂电(洛阳)的专利侵权案的一审判决也已裁定,宁德时代获赔1416万元。而中航锂电(洛阳)原是中创新航的子公司,目前已和中创新航无关。

判决一出,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忧,宁德时代方面表示,尊重法院判决,保护知识产权是对企业技术创新的鼓舞和支持。

中创新航则并不认同该判决,并表示将在上诉期内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就在上月底,中创新航向宁德时代发起反诉,称宁德时代恶意利用专利维权,涉嫌不正当竞争。

和中创新航的专利大战也不是宁德时代第一次发起专利诉讼,早在2020年,宁德时代就曾起诉江苏塔菲尔专利侵权,称后者制造和销售多款与自己相同或类似型号的电池产品,并提出索赔1.2亿元的诉求。

03 宁王也焦虑?

临近年底,宁德时代动作频频

12月14日,入股奇瑞汽车母公司,成为其第七大股东。同一天,又和华为签署合作备忘录,加码“智选车”业务。

两天后,又牵手全球汽车顶级供应商博世,不到一周,宁王又与长安汽车成立全新合资子公司,还和阿维塔签署深化战略合作协议。

来源:宁德时代

朋友圈不断扩大,市场份额也在扩大。韩国知名研究机构SNE Research数据显示,2022年前十一个月,全球动力电池装车量为446GWh,宁德时代的电池总装车量为165.7GWh,同比增速101.8%。全球市占率为37.1%,同比增加4.9%。

紧随宁德时代之后的则是比亚迪,总装车量60.6GWh,占据全球市场份额的13.6%,虽然和宁王比起来还有差距,但比亚迪的同比增速达168.3%

而从国内的装机量来看,前十一个月宁德时代的装机量是124.13GWh,市占率约为48%,排在第二和第三的比亚迪和中创新航装机量分别为59.74GWh、17.39GWh,市占率则为23.11%和6.73%。

来源:宁德时代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2021年全年,宁王的国内市占率超过了50%,达52.1%,比亚迪则为16.2%,第三名的中创新航是5.9%。

肉眼可见的是,宁王在国内市场的份额,在比亚迪、中创新航等同行的追赶下开始下滑

另一方面,锂电池原材料价格的飙升也让动力电池厂商和车企不断承压,国内车企面对动力电池成本飙升,更是直言“给宁德时代打工”。而宁德时代则甩锅给自己的上游原材料矿商,称自己也是给别人“打工”。

于是,车企纷纷下车开始自研电池,同时也开始把欣旺达、国轩高科等二梯队动力电池厂商作为二供和三供。

所以万亿市值的宁王也焦虑。此前宁德时代发布2022年三季度财报,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2103.4亿元,同比增长186.7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5.92亿元,同比增长126.95%。

然而在千亿营收的背后,是宁德时代忽高忽低的毛利率,数据显示:宁德时代Q1、Q2、Q3毛利率分别是14.48%、21.85%、19.3%;净利率分别为4.06%、11.97%、10.23%。宁德时代称毛利率和净利率的下滑是受上游原材料涨价的影响。

所以作为一家上市企业,宁德时代维护自己利益无可厚非。

综合来看,任泽平所说也不是空穴来风,至少从表面来看,宁德时代打的官司的确不少,但其中真正的原因,或许只有当事双方才知道。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ynqb6668@gmail.com | xml地图 | 移动端
郑重声明:云南生活网(www.ynqb.net.cn)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