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或许可以看做是当前东方红资管的真实写照

2022-09-21 20:53 | 云南生活网

曾经风光无两的东方红资管逐渐在老牌公募中“掉队”,昔日的明星产品业绩表现不尽如人意,基金规模也止步不前。而其面临的困境不止于此,随着陈光明、林鹏、饶刚、刚登峰以及韩冬这些元老级明星基金经理的离任,留下的新生代基金经理能否扛起东方红的权益大旗?

东方红资管再现公募老将出走。

9月21日,老虎财经发现,上海东方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东方红资管”)发布公告称,韩冬离任东方红睿元混合、东方红中国优势混合基金。

韩冬自2016年起便加入东方红资管,时隔6年后其选择离任,这意味着东方红资管再失一员大将。

事实上,继东方红资管原董事长王国斌以及王国斌的继任者陈光明离职之后,公司的核心基金经理频频离任,林鹏、饶刚、刚登峰以及韩冬皆是如此。

而对于公募基金公司而言,留住人才的关键在于激励机制。其中股权激励逐渐成为稳住人才的重要途径,目前在前十大基金公司排行榜中,包括易方达、广发、汇添富在内的多数公司均有股权激励。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东方红资管仍由东方证券100%持股,从这一角度来看,明星基金经理纷纷出走东方红资管的原因之一或与激励有关。

为何行业大拿纷纷出走东方红?

公募基金公司出现人事变动并非新鲜事,但如东方红资管中的“标杆人物”相继出走一再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在王国斌、陈光明离开东方红资管后,老将林鹏也于2020年5月从公司离职。

林鹏离职之前是公司的副总经理兼公募权益投资部总经理,也就是说其领导东方红资管公募权益投资的团队运作,是陈光明离职后公司的关键人物。

时隔不到一年时间,固收投资元老饶刚在2021年3月选择离任。在东方红资管的官网上,饶刚此前排在投资团队的第一位,为原副总经理兼固定收益研究部总经理。

仅仅5个月的时间,东方红资管又失一员猛将,公司原总经理任莉因个人原因离职,由当时的副总经理张锋接棒。

东方红资管的“离职潮”仍在继续,今年7月,基金经理刚登峰离任。彼时公司公告称,东方红优享红利混合增聘基金经理周云,刚登峰因工作安排离任。时至9月17日,基金经理韩冬也离开东方红资管。

细观上述出走的高管以及明星基金经理的下一站,不是创业便是“由公转私”,或者是跳槽至其他头部公募基金公司。

像王国斌,任莉成立个人系公募基金公司—泉果基金,两人的持股比例均为35%。值得注意的是,泉果基金的股东还包括4家有限合伙企业。据悉,这些有限合伙企业均是员工持股平台,这或许意味着泉果基金的股权激励已安排到位,为未来优秀人才预留股权激励空间,吸引优秀人才加入公司。

同样选择创业的还有林鹏,其离职后奔向私募,发起设立的私募上海和谐汇一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和谐汇一资产”)在2020年8月便已完成登记备案。

据企查查显示,除林鹏持股40%外,副总经理张鸿羽、孙曦东以及董事总经理梁爽均出现在和谐汇一资产的股东名单之中,持股比例分别为4%、4%以及3%。

陈光明与饶刚的下一站则是睿远基金。离职后的陈光明成立睿远基金,饶刚也于去年8月26日加盟睿远基金,担任公司副总经理一职。

纵览睿远基金的股东名单,其也包含股权激励。据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睿远基金共包含四位基金经理,分别为傅鹏博、赵枫、朱璘以及饶刚。

除饶刚外,其他三位基金经理均出现在睿远基金的股东名单之中。据企查查显示,傅鹏博、赵枫持股睿远基金的比例分别为12%、4.99%。而朱璘则出现在睿远基金股东上海盈远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股东名单上。

去年12月,睿远基金又新增员工持股平台—上海览远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3名睿远基金核心骨干加入睿远基金股东名单,而饶刚的股权激励或许仅是时间问题。

对于公募基金公司而言,留住人才的重要途径之一正是股权激励,目前在前十大基金公司排行榜中,包括易方达、广发、汇添富在内的多数公司均有股权激励。

早在2019年,易方达股权激励就已落地。彼时易方达变更股权获批,除原有5家股东外,易方达基金新增包括珠海祺荣宝、珠海祺泰宝在内的6家合伙企业股东,合计持有9.3943%的股份。据了解,这6家合伙企业均为易方达基金员工持股主体,此次员工持股计划涉及全公司185人,覆盖范围广、持股也相对平均。

广发基金也是如此,2020年12月底,其新增嘉裕元、嘉裕祥、嘉裕禾等5家员工持股平台,合计持股比例为10%。而这5家有限合伙企业涉及广发基金多位高管及基金经理,包括朱平、傅友兴、孙迪、李耀柱等。

与不少基金公司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东方红资管目前仍由东方证券100%持股。

新生代基金经理“难扛”大旗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或许可以看做是当前东方红资管的真实写照。

自今年以来,东方红资管的基金规模进入下行通道,据天天基金网显示,截至9月5日,其基金总规模为2390.84亿元。而拆解东方红资管的基金规模,混合型基金是主要来源,占基金总规模的比重达73.9%,股票型基金规模在今年6月末仅为13.53亿元。

规模下滑的背后一方面是市场不佳,另一方面或与东方红资管的明星基金经理相继出走相关,而且权益老将偏少。纵览公司31位基金经理,大部分任职期间不长,多以高义、李竞、钱思佳为代表的新生代基金经理。

其中任职仅2年189天的李竞管理规模在东方红资管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据choice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其一共管理6只基金(AC类合并),规模超240亿元,其中东方红资管最大的一只基金东方红启动三年持有混合正是由李竞管理,规模达146.83亿元。

虽然李竞的管理规模较大,但其业绩表现并不亮眼。

据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除东方红启动三年持有混合在其任职期间收获正回报外,其余5只基金在其任职期间表现不及预期。其中跌幅最大的便是东方红睿和三年定开混合A,跌幅为23.15%;其次便是东方红内需增长A,跌幅为21.31%。

除李竞外,公司总经理张锋管理的基金规模也不容小觑。据choice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张锋共掌舵5只基金,其中东方红启恒三年持有混合B的基金规模最大,为121.37亿元。

与李竞如出一辙的是,张锋管理的基金在其任职期间表现也不及预期。其中东方红启恒三年持有混合B跌幅最大,近-26%;其次便是东方红启恒三年持有混合A以及东方红启程三年持有混合A跌幅均超10%以上。

而称得上是老将的基金经理则是纪文静、王延飞、孙伟、周云等,不过这些老将大部分是偏债类基金管理人。其中纪文静管理的基金规模在东方红资管起到至关重要的地位。据天天基金网显示,截至6月末,其执掌的基金规模超320亿元。

其中纪文静接替林鹏的基金不在少数,分别为东方红睿逸定期开放混合、东方红稳健精选混合A、东方红稳健精选混合C、东方红领先精选混合,合计规模超80亿元。此外,先前刚登峰的东方红智逸沪港深定开混合如今也有纪文静管理,据天天基金网显示,截至6月末,管理规模为27.95亿元。

也就是说,纪文静超320亿元的管理规模中,有三分之一都是接替“前任”的基金。

除纪文静外,基金经理孔令超管理的基金不乏饶刚的助力。纵览饶刚先前管理的5只基金(份额合并)东方红创新优选定开混合、东方红目标优选定开混合、东方红汇阳债券A、东方红策略精选混合A以及东方红汇阳债券A均出现孔令超的身影。

从上述不难看出,林鹏、饶刚、刚登峰等基金经理先前在东方红资管扮演着关键角色,尤其是林鹏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曾经的高光

东方红资管从出生之时便头顶光环,其是国内首家券商系资产管理公司,背靠东方证券。

东方红资管2010年成立之初,王国斌担任第一任董事长,成为公司的奠基者。在王国斌时代,公司在2013年拿下业内首张券商资管公募牌照,并在当年11月,首只券商资管公募基金产品――东方红产业升级混合型基金获批,截至2015年12月底,数据显示,公司受托资产管理规模超过1000亿元。

2016年,王国斌转身离去,卸任公司董事长一职。继王国斌辞职之后,继任者陈光明与林鹏成为公司的“顶梁柱”,带领公司再次走上巅峰时刻。

2017年可谓是东方红资管的高光时刻。彼时林鹏名声大噪,在当年权益类基金收益排行榜中,林鹏夺得公募冠军。

其独自管理的东方红睿华沪港深混合与东方红沪港深混合分别以67.91%与66.7%的收益率包揽前两名。与其他基金经理共同管理的东方红中国优势混合及东方红睿元混合则分列第五、第七位。

除林鹏外,2017年的收益榜前十中还有周云、孙伟执掌的东方红睿满沪港深混合以及刚登峰管理的东方红瑞轩沪港深混合。也就是说,在2017年的前十名权益类基金之中东方红资管包揽六位,一时间风头无两。

业绩表现不俗带领东方红资管的基金规模不断增长。据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公司的基金规模从2017年年末的753.33亿元上升至2018年6月末的939.59亿元。

而其业绩在林鹏等明星基金经理的助力下呈现突飞猛进之势。据东方证券年报显示,净利润从2016年的3.9亿元突飞猛进至2018年的9.4亿元。

随后东方红资管在2019年净利润同比骤降36.2%至6亿元,自2020年以来公司的净利润增速放缓,同比增长34.8%至8亿元,直至去年年末,净利润大幅增加至14.38 亿元。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ynqb6668@gmail.com | xml地图 | 移动端
郑重声明:云南生活网(www.ynqb.net.cn)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